令书城楼北

*非粮食产出者,而是心怀对太太感恩的搬运工,致力于打造私人粮仓。转载前会在个人主页上确认能否允许转载,误转则删【如发现误转可以任何形式告诉我(私信、评论),置顶电脑端可能我看不到就忘了,很虚…】
*tag:伪装者默读初心,伪装者相关基本不拒,钟爱楼诚双毒。其余内容随机掉落,喜欢或有感会转。不感冒(仅是读不进去,别多想)杀戮秀,mxtx相关
入别圈初期会疯狂转粮,但本命一定长久搬运。一般换口味后一段时间只会转这一个tag下的粮,不喜刷屏可屏蔽tag【目前:底特律】,抱歉啦
*题材&设定:偏爱但不仅限be/反转多且合理/逻辑/社会/伦理哲学/时代正剧/刑侦社会派推理,身为原作党喜欢所有符合原世界观的内容。无cp洁癖,但abo、pwp不喜,ooc会翻看评论决定去留,各种au和狗血不会刻意去翻,但写的好的依旧会读,和原剧时代相似更好。总之越脱离原世界观越不感冒
*个人习惯:诈尸时只发感想不发文~不乏私货~一人乐~慎关~

【双毒/风楼】碎捋花打人·其一

旧客疏:

写写双毒,随想随写点片段。脑洞集合。来自阿诚中枪以后大哥和明台的对话。

全文不一定有,慢慢写,片段偶尔更新。

基本设定,大哥和老师那时候都只是二十岁出头,大哥刚刚开始干革命,还没现在这么淡定,大少爷一样,像个沉稳款的明台。

OOC慎。

王天风将手里的枪扔到一边,伸手拉住了明楼的衣襟,“会缝针么?”

“……不会。”明楼被他扯得一歪,探头看了眼楼下来往搜寻刺客的巡警,又看了看王天风肩上止不住淌血的伤口,心里就是重重一沉。

“这里我留了医药箱。”王天风喘了口气,慢慢扶着地坐起来,牵扯到伤口时忍不住低低痛叫了一声,吁声说道,“你去沙发下面,把医药箱拿过来。”

“我不会缝。”明楼掐着他伤口上面的大动脉,仍然能感觉到源源不断的血漫出来,片刻就染湿了他的袖子,“还要把子弹取出来,我没把握……”

“去拿。”王天风推了推他的手,“你不会也得会,我这样等不到医生。”

“……”明楼深深看了他一眼,无声起身走过去,将药箱提了过来。

“我没学过。”明楼下定决心便不多说,将药箱盖揭开,言简意赅地问,“怎么用?”

“酒精。”王天风自己抬手掐着动脉,低头看明楼将瓶盖拧开,“羊肠线没消过毒,泡一下。”

“穿针。”

“找找有镊子没有。”王天风说完想了想,忽地低声笑起来,“算了,我好像没放。”

明楼的手一顿,“那怎么办?”

“用手。”

明楼难以置信地抽了口气,抬头看了他一眼,却见王天风脸上笑着,却没有半分开玩笑的意思,“用手?”

“下面有手套,翻出来戴上。”王天风略微挪了挪,往明楼对面靠了一下,“子弹不偏不深,没事的。”

“你……”明楼简直要不知道怎么说他才好,却也不敢耽搁,只得咬着牙伸出手去,指尖控制不住地略微发抖。

“不要乱摸。”王天风竟然还有心思开玩笑,明楼终于试探着按上了一根食指,顿时觉得王天风身体猛然一颤,正待收回来时,却被王天风抢先一步捂住了眼睛。

“怕?”王天风剧烈喘息着,凑过来轻声开口,“怕就别看了。”

“摸得到么?向左点。别太深。”

“你再左就要戳进血管里了。”

“紧张什么?……你待会儿要剪下指甲了,大少爷。”

“……安静。”

明楼深深吸了口气,将手指向外一抽。咚一声轻响,弹头沾着鲜血落在地板上,滚了两圈,贴在墙角不动了。

王天风和明楼同时喘出一口气,明楼将满是血的碎肉的手套脱下来扔在一边,换了一双新的戴上。

”缝吧。“王天风语气里终于透出点疲惫来,向后重重靠上墙壁,低声说道。

明楼定了定神,将一边的针线拿起来。他翻遍箱子也找不到一支麻药,只得就那么一针一针把王天风肩上那道豁口缝起来。明楼自小优渥,没怎么碰过针线,针脚歪歪扭扭,更怕伤口缝不紧,每每穿线过去,便忍不住要再加力扯一下。王天风却始终沉默忍着,除了时不时因他一扯呼吸顿一下,一声痛哼都没发出来。

明楼沉默着,最终将伤口缝到了头,乱七八糟打了个结。王天风这才慢慢吐出一口气来,歪头看了看伤口,嗤了一声,“真难看。”

明楼没理他,只将针线剪下来收了。王天风打量了他一眼,笑了笑,轻声问,“怕了?”

明楼将医药箱提回去收好,却是答非所问,“以后的军统训练班,该是要好好学学缝针了。”




“会缝针吗?”

“……不会。”

“现在的军统训练班,真是越来越不像话了。”





评论
热度(92)
  1. 令书城楼北旧客疏 转载了此文字
© 令书城楼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