剪辑初学者如何开始学习视频剪辑?

語凝:

 来自思想聚焦 - 微博 https://weibo.com/1742566624/FyxAE9KuD?from=page_1005052672852701_profile&wvr=6&mod=weibotime&type=comment#_rnd1512695544274


文中提到的部分网站,自己baidu的,不知对不对,先存一个:

首页|影视工业网CineHello http://107cine.com/

V电影_最大的短片分享平台 http://www.vmovier.com/

拍电影网-电影行业...

【蔺靖】观沧海

旧客疏:

一个一方死亡的断章。

其实是看了一晚上的商博良,手痒想模仿一下江南的文风。

最近都不太想写东西,唉。不能再做咸鱼,我要振作起来。

“你父亲最后一次出海的时候,也是在泉州这座山上和我一起饮酒。”蔺晨挽起衣袖,流云从东方吹过天际,半山松柏沙沙作响。他们脚下是峭壁斜出的巨礁,皎白的银鱼跃出水面,像是拍碎在山崖上的浪花洄游入海。

萧庭生接过酒爵。他惊觉他的帝师已经老了。蔺晨曾是一个惊才艳绝的剑客,天下都拜服于他的风流,或心膺他无所不知的神秘。但他白云的衣冠不再如横塘鹤影一样疏练旷达,已有落叶能停在他的肩上,玉束的高冠里也有了稀薄的银灰。

“老师今年应有五十五岁了。...

kamina:

如何在lofter上用文名搜索想看的文?

lofter的搜索烂成渣渣

不过还好我们有度娘

用度娘的高级搜索功能:“想搜的关键词”site:www.lofter.com

就可以直接定位在lofter上搜索。

倒春寒

双毒之间就该是这种未说出口的暧昧感和擦肩而过的怅然若失。浮生无相欠,斯人世所亏。

沈清渡。:

-

    王天风把两碗面端上桌时,它们尚还冒着氤氲白气,在料峭春日中作了难能可贵的热源。
    明楼眼前的面上盖了张荷包蛋,溏心的。随着王天风那么一搁,金灿灿的蛋黄便微微摇晃,荡出一圈又一圈的香气。
    而一向好吃的明楼却连眼皮也不抬一下,依旧端坐在桌前同那张不小的地图作斗争。
    王天风也不在意,扯开椅子坐下便就着汤吸溜一...

My Soul

互换身体的梗用在这里简直绝了

~:


来啊!互相伤害啊!

...有一千种要打架的理由...

明诚明台:有一千种要拉架的方式
1.

王天风行事开始谨慎了。

明楼吃食开始节制了。

2.

明台“大哥。”

王天风翻着手中的报纸随口应了“啊...”手一顿看向了明楼“明楼,你弟在叫你。”

明楼还在看着餐桌前的饭,估摸着吃还是不吃,一听见声音看了眼王天风又看向明台皱眉道“叫我干什么!”

明台吓得手一顿,拿在手里的牛奶轻晃撒了一点出来,他拿纸巾擦了擦求助的看向明诚。

“咳咳!”明诚看到明台可怜兮兮的眼神,一口牛奶被呛了出来,心里只打鼓到底是帮还是不帮,自己大...

【双毒】走马灯梗

李渡:

#山河故人#
 一.
 刀片吻过脖颈的刹那,王天风没有想太多。他感觉到大风卷挟着寒气从他流血的伤口钻入身体,气团在五内旋转着,要带走他全身的热血和哽在喉头的最后一次呼吸。倒下去的时候,他只听到青年带着嘶哑哭音的一声喘息。
 他觉得现在该有走马灯,该轮流出现他童年悲戚的眼,少时母亲下葬从他喉咙里奔出的哽咽和青年熟练拆装枪械长着老茧的一双手。
 ——先出现的,却是巴黎的夜。
 同巴黎繁荣浪漫的倒影交织在一起的,总是明楼精心剪裁西裤裹着的两条长腿,嘴角一抹翩翩公子温润的笑和金丝眼镜镜片后闪烁着的炯炯目光。他们也曾趁着年轻放肆,在午夜的巴黎街头偷...

一直在想你

Destiel·Neuer:

“王天风,你怎么不去死呢你!”

这是明楼最常说的话,在和那个疯子相处的时间里。明楼和那个疯子的争吵少不得用这句话做结束语,每一次明楼说的时候都是恨的牙根痒痒,咬牙切齿的把每一个字都要咬碎似的。

那个人总是懂得怎么样让明楼气急败坏顾不得绅士风度。撕掉明楼温和恭谨的假面看着他露出尖锐的爪牙是王天风的拿手好戏,从巴黎到重庆,王天风从没有失过手。

王天风有时也觉得自己有些病态了,看着明楼被自己几句话挑逗的怒发冲冠优雅尽失总是有一种独一无二的自豪感。明楼那句盼他去死的咒骂王天风每次听到都是得意洋洋的嘴脸。风度全无,这便已经昭示王天风的胜利,不管明楼是否承认。...

楼春·还魂门

当众孤独:

/还魂门
/楼春

天色阴沉着。

汪曼春不记得自己是何时走到这条路的,雾大的很,人烟也望不见。地上尽是些烧过的纸钱灰屑,无风自动朝她脚下滚,汪曼春嫌恶地躲开几步,无意瞥见自己身上的旗袍,四分袖的款式,是她央着明楼一同去做的,少有的素净花色。

她没配枪,手包也没带,汪曼春摸摸领口,所幸领刀还是在的。高跟鞋磕在青石板路上哒哒作响,声音又荡回来,夹杂着微弱的呼唤。

——“曼春,曼春。”

是谁?
汪曼春驻足,下意识朝四周看去,却并未见得人影,雾倒散了些许,她便放轻脚步循着声朝前走,过了窄巷子才看见一户人家。

常见的半露天式棚子,下头摆着张方桌还有锅灶,她唤了两声不...

写手の痛

7810没有,剩下的……一个准备完成脑洞但是因为工程量大(懒)而迟迟不动笔的我其实都有……并且症状还挺严重(毕竟完美主义)……

yuki雪君北极兔:

1. 明明只是想看那个梗却要想个几万甚至十几万字的前因后果

2. 还常常写到那里以后发现那个梗已经不适用了

3. 查资料比当年写论文还认真……

4. 脑洞一旦说了就不想写了,而且脑洞还经常都有一两千字那么长……

5. 可是脑洞又不怎么萌喔不写正文简直没人看!

6. 大纲写来就用来推翻的重来的……

7. 然后还CP洁癖…………

8. ...

【双毒】非白

方…片儿七:


一周年,很久之前和亲友的梗。

凑个热闹

反正说好的联文又不会写。

手机没法圈人?!

猫~

明楼小时候是城东的孩子头,王天风是城西的孩子头,两帮孩子没事招惹一下打架什么的,但两个老大都只听过对方的名字,对对方恨得牙痒痒,然后有一天见面,打得头破血流,王天风的书生爸爸带着小天风去明家道歉,正好碰见明楼回去跪小祠堂~两个孩子就这样结下梁子
然后明楼看见阿诚被几个小流氓虐,想救回他,被打得很惨,王天风路过,就和明楼一起救了阿诚,但两人还是谁也不服谁,总是会暗暗较劲。直到有一天,明楼忽然发现自家手下的小毛孩子们在欺负几个生面孔小孩,拦住了问他们,其他孩子告诉他,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