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感#双毒#

Destiel·Neuer:


#我不知道我写的都是啥#

明楼死后在阎罗殿感叹,如果能再来一次他绝对不会和那个叫王天风的疯子再有任何瓜葛。陪他疯了小半生,又用剩下的大半岁月去回忆纪念,怎么算都是亏了。

阎罗王瞧了瞧他那不甘心的市侩算计模样忽然发了善心许他重走一遭。

明楼心里打定了主意绝不再与那人交好。却还是在蓝衣社初见是默许了他大咧咧的闯进自己的私人空间。

那便做个战友同僚。明楼瞥着不远处训练的王天风想。

平日里唇枪舌剑仍是不少,王天风每一次似笑非笑的挑衅明楼总想着不去理会可每一次都下意识的和他对顶起来。

成为熟人至交也不算什么大事。他这么安慰自己。

宣布他二人成为搭档,明明想着拒绝却在王天风突然偏过头狡黠的一个眨眼中忘记了开口。

搭档就是搭档,不能再近了。明楼咬着牙警告自己。

后来替他谋划,为他挡枪,被他救起,同他共赴生死。默许了他的“绑架”明台,默许了他的慷慨赴死,默许了自己为他用大半岁月怀念。

明楼曾把一切都归于命运,可现在他发现命运从来没有多做任何事情。是他自己在脖子上拴上了绳套,又把绳子的另一端交到了王天风手里。

他气恼于自己仍旧走到这个结局,他无奈于他的心甘情愿。

评论
热度(23)
  1. 令书城楼北Destiel·Neuer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