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在想你

Destiel·Neuer:

“王天风,你怎么不去死呢你!”

这是明楼最常说的话,在和那个疯子相处的时间里。明楼和那个疯子的争吵少不得用这句话做结束语,每一次明楼说的时候都是恨的牙根痒痒,咬牙切齿的把每一个字都要咬碎似的。

那个人总是懂得怎么样让明楼气急败坏顾不得绅士风度。撕掉明楼温和恭谨的假面看着他露出尖锐的爪牙是王天风的拿手好戏,从巴黎到重庆,王天风从没有失过手。

王天风有时也觉得自己有些病态了,看着明楼被自己几句话挑逗的怒发冲冠优雅尽失总是有一种独一无二的自豪感。明楼那句盼他去死的咒骂王天风每次听到都是得意洋洋的嘴脸。风度全无,这便已经昭示王天风的胜利,不管明楼是否承认。...

随感#双毒#

Destiel·Neuer:


#我不知道我写的都是啥#

明楼死后在阎罗殿感叹,如果能再来一次他绝对不会和那个叫王天风的疯子再有任何瓜葛。陪他疯了小半生,又用剩下的大半岁月去回忆纪念,怎么算都是亏了。

阎罗王瞧了瞧他那不甘心的市侩算计模样忽然发了善心许他重走一遭。

明楼心里打定了主意绝不再与那人交好。却还是在蓝衣社初见是默许了他大咧咧的闯进自己的私人空间。

那便做个战友同僚。明楼瞥着不远处训练的王天风想。

平日里唇枪舌剑仍是不少,王天风每一次似笑非笑的挑衅明楼总想着不去理会可每一次都下意识的和他对顶起来。

成为熟人至交也不算什么大事。他这么安慰自己。

宣布他二人成为搭档,明明想着拒绝却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