令书城楼北

最近有被塞粉的错觉,如果是,对你造成的不便道歉,但我也一脸懵逼……如果不是,谢谢你关注我~
*非粮食产出者,而是心怀对太太感恩的搬运工,致力于打造私人粮仓。转载前会在个人主页上确认能否允许转载,误转则删【如发现误转可以任何形式告诉我(私信、评论),置顶电脑端可能我看不到就忘了,很虚…】
*tag:伪装者默读初心,伪装者相关基本不拒,钟爱楼诚双毒。其余内容随机掉落,喜欢或有感会转。不感冒:杀戮秀,mxtx相关
入别圈初期会疯狂转粮,但本命一定长久搬运。一般换口后一段时间只转这一个tag下的粮,不喜可屏蔽【目前:底特律】,抱歉啦
*题材&设定:偏爱但不仅限be/贴合原作/反转多且合理的文。无cp洁癖,但abo、pwp不喜,不排斥但基本不碰rps且现实和角色分的极清。ooc会翻看评论决定去留,各种au和狗血不会刻意去翻,但写的好的依旧会读,和原剧时代相似更好。
*习惯:诈尸时只发感想不发文~不乏私货~一人乐~慎关~

【双毒/风楼】碎捋花打人·其三

旧客疏:

王天风和明楼两个一路跑到江边才停下来,一人一边扶着石桥前的旧碑喘气。喘着喘着,两人互相看了一眼,忍不住放声笑了起来。

王天风随手将头上珠冠卸了,里头盘着的假发乱得厉害,一抖便全都散了下来。

“你带药水了么?”王天风手上突然一停,抬头问对面的明楼。

“你唱虞姬的,倒问我带药水没有了?”明楼无谓地一耸肩,“没——反正我用不着。”

“还好意思说。”王天风嗤了一声,“那就没办法了,等回去才能把这顶头发拿下来。”

明楼不理他,在白石桥墩上坐了下来。过了会儿有又忍不住抬头去看王天风,见他将内衬袖子撕了一块,慢慢擦着脸上浓艳的花妆。

“看我做什么?”王天风被劣质的水粉刺得眼睛疼,头也不抬,照着水影擦着脸上的妆,一边随口问。

明楼没有说话,见他将妆一一擦去,露出底下一张眉目阴鸷的本来面目,嘴角绷着一线似有似无的冷诮笑意,身上戏服没变,却是就此将个明艳哀戚的虞姬,最终变成一个孤郁莫测的青年了。

“王天风。”明楼看了他一会儿,等王天风擦完后回眼看他,方才开口说,“跟我唱一折吧。”

“唱什么?”王天风问。

“红拂夜奔。”

       
       

“这可真是应景了。”王天风嘲道。那边明楼已经起身,不等他回答,便将手一引,摆出个架势来,自顾自开腔唱道,“书剑天涯,对江山,负我奇才。”

明楼一身仍是扮作茶博士时的靛青长衫,这一声腔起,倒有几分青衫落拓壮志难酬的意味了。

“投笔人争羡虎头,漫夸谈笑觅封侯。丈夫更有凌云志,钟鼎勋名未足酬。 ”

王天风本来不置可否地抱臂看着,待他唱完一段,却还是将身一转,拈起一个剑指来。

“在筵前双手儿分开两剑,好一似双飞燕戏舞阶前。既不是化龙形空中百变,又不是白猿女道法相传。”

他唱归唱,脸上却始终仍是带着几分冷冷的笑。王天风学不得小旦莲步婀娜,先前唱虞姬时踩着跷,早在明刺时蹬桌踏椅的时候踢断了。此刻转身一走,将好好一个红拂硬走出几分龙行虎步的架势。

“ 也不是留仙裙回风自转,也不是汉宫中人柳三眠。多感他张三兄深恩不浅,这一别再相逢不知何年。”

明楼接道,“看四海乱纷纷中原动荡,天生我奇才士立志非常;那隋帝无道君万民怨望,因此上起刀兵到处称王。”

王天风随口便续,“在相府每日里承欢侍宴,也不过与众女斗宠争妍。虽然是舞衫中常承恩眷,辜负了红拂女锦绣华年,对春光不由人芳心撩乱,想起了红颜老更有谁怜。”

他两人兴之所至,也不管哪场哪段,自顾自唱起来,竟然也有些对的上的意趣。

明楼唱着,一揽长襟,“我本是大英雄才高识广,必须要立奇功四海名扬;趁此时到皇都观看景象,又岂能守笔砚终老家乡。”

王天风接道,“多情难得逢仙眷,这是上天赐良缘。慧眼识认凭一面,平生知己是婵娟。”

“盖世英名一俊豪,平生侠气远冲霄。”

“流传佳话千秋少,付与丹青姓字标。 ”

“取了他血人头登城路趱,来至在殿门前忙下雕鞍。提起了此人头我的心中痛恨,他本是天下的负心之人。每日里弄阴谋害人性命,因此上取了他肝肠与心——”

明楼这忽地一转,唱的却不再是李靖,而是那个肆意妄为的虬髯客了。王天风微微一愣,抬眼看去,却正看进明楼眼底。

那时明楼仍是青年。心高气傲,锋芒毕露,唱到激昂处,眼底眉峰,尽是泠泠青年意气,耿耿报国之心。

他突兀这一转,眼睛是紧紧盯着王天风的。王天风只一眼便看出他眼底意味,是明明白白,心照不宣的一问。

——你知我吗?

——你可敢以此心知我吗?

王天风蓦地大笑起来,一时之间眉目中阴鸷竟尽在笑中荡尽,忽而笑声一收,双手一抬,接在他唱词之后,扬眉掷出最后一句——

“从今后与世人除却奸佞,这一屯好一似风卷残云!”






       
评论
热度(55)
  1. 令书城楼北旧客疏 转载了此文字
© 令书城楼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