令书城楼北

*非粮食产出者,而是心怀对太太感恩的搬运工,致力于打造私人粮仓。转载前会在个人主页上确认能否允许转载,误转则删【如发现误转可以任何形式告诉我(私信、评论),置顶电脑端可能我看不到就忘了,很虚…】
*tag:伪装者默读初心,伪装者相关基本不拒,钟爱楼诚双毒。其余内容随机掉落,喜欢或有感会转。不感冒(仅是读不进去,别多想)杀戮秀,mxtx相关
入别圈初期会疯狂转粮,但本命一定长久搬运。一般换口味后一段时间只会转这一个tag下的粮,不喜刷屏可屏蔽tag【目前:底特律】,抱歉啦
*题材&设定:偏爱但不仅限be/反转多且合理/逻辑/社会/伦理哲学/时代正剧/刑侦社会派推理,身为原作党喜欢所有符合原世界观的内容。无cp洁癖,但abo、pwp不喜,ooc会翻看评论决定去留,各种au和狗血不会刻意去翻,但写的好的依旧会读,和原剧时代相似更好。总之越脱离原世界观越不感冒
*个人习惯:诈尸时只发感想不发文~不乏私货~一人乐~慎关~

[全员]清明(刀子)

苏雾:

请叫我BE小能手。

一直觉得自己磨刀火候不够,这篇真的虐到自己……

话不多说。来!  @Destiel·Neuer @不可说  @阿风  @格仔 

一更。

——————————————————

一壶烈酒,一架最新型的相机,一件样式精美的旗袍,一张婴孩照片,还有一束白色玫瑰。明楼去郊外墓地,只带了这几样东西。

 

许是为了应景,出门前天上明晃晃的太阳这会隐在了阴云后,细雨如丝,落了一车窗。阿诚驾着车行驶在林间泥泞小路,一路上两人默契的保持沉默,各自心事。

 

抗战胜利后,明楼在上海郊区买下了这块地,将明镜、王天风、于曼丽、郭骑云几人尸骨迁至此。

 

皮鞋底踩上湿腐绵软的落叶,发出些许沉闷声响。“阿诚,把东西拿过来。”“好,大哥。”墓地周围的草已过膝,唯有那方圆之地被人打理的齐整。推开了明诚递过来的雨伞,明楼有些固执的,抬起下颌望向天空,雨浇得他有些睁不开眼,西装外的黑色呢绒风衣由肩头浸出深色水印。路边到墓地,几十步的距离,明楼走了很久。

 

“郭副官,之前说你的话,你别太在意,你拍照的技术真的很好,一流水准。”明楼将相机放在了郭骑云墓碑前,深深鞠了一躬。

 

“于曼丽,听明台提起过你,巾帼奇女子。”微不可闻的一声叹息,将旗袍放在了于曼丽墓碑前,伏身再次鞠躬,离开时侧身低吟了句。“卿心错付。”

 

“大姐,我来了。”一道水痕顺着脸颊流下滴落,发油打理好的头发已经失去了形状,湿漉漉的贴在额上。“大姐,你看,明台和锦云的孩子出生了,是个女孩,名字叫明芷,下个月的17号,她就一岁了。”明楼垂着头,双手握着照片,拇指轻轻摩挲着照片上孩童的脸颊,勉强勾起一个笑容,拾了块青石将照片压在明镜墓碑旁。双膝一弯,直直的跪了下去,额头触地,“大姐,对不起。”被明诚扶着起身时,眼眶已有些泛红。

 

雨停了。树上桃花经雨水洗涤,散发阵阵若有若无的清香。明楼走到最后一个墓碑前,久久伫立,嘴唇蠕动似是在该犹豫怎样开口。明诚收起伞沉默的立在几步外。

 

“阿诚。”

 

“大哥?”

 

“你先回车上吧,我自己待一会。”等阿诚离开后,明楼想了想,走到最近的一棵桃树旁,伸手折枝桃花捏在指尖,慢慢踱步走回。

 

明楼回忆起在巴黎时,他用惯有的招数变了支玫瑰送给王天风,结果被王天风冷笑着扔进了垃圾桶。“明少爷省省吧,哄女人的把戏对我没用。”

 

王天风总是不注意自己身体,零下几度的天气仅着大衣衬衫,冷得打颤也硬挺着出言嘲讽。明楼想到这里,仿佛又回到了那时紧张吵闹的日子,嘴角笑容柔若春水。他脱下大衣披在了墓碑上,单膝跪在墓碑前,将桃花摆在上头,拇指指腹抹去了灰白相片上的雨滴,虔诚的将额头抵上去。

 

“疯子,花开了。”

 


评论
热度(76)
  1. 令书城楼北苏雾 转载了此文字
© 令书城楼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