令书城楼北

*非粮食产出者,而是心怀对太太感恩的搬运工,致力于打造私人粮仓。转载前会在个人主页上确认能否允许转载,误转则删【如发现误转可以任何形式告诉我(私信、评论),置顶电脑端可能我看不到就忘了,很虚…】
*tag:伪装者默读初心,伪装者相关基本不拒,钟爱楼诚双毒。其余内容随机掉落,喜欢或有感会转。不感冒(仅是读不进去,别多想)杀戮秀,mxtx相关
入别圈初期会疯狂转粮,但本命一定长久搬运。一般换口味后一段时间只会转这一个tag下的粮,不喜刷屏可屏蔽tag【目前:底特律】,抱歉啦
*题材&设定:偏爱但不仅限be/反转多且合理/逻辑/社会/伦理哲学/时代正剧/刑侦社会派推理,身为原作党喜欢所有符合原世界观的内容。无cp洁癖,但abo、pwp不喜,ooc会翻看评论决定去留,各种au和狗血不会刻意去翻,但写的好的依旧会读,和原剧时代相似更好。总之越脱离原世界观越不感冒
*个人习惯:诈尸时只发感想不发文~不乏私货~一人乐~慎关~

九死犹歌:

茅太 @一壶茅台 的肉好吃是好吃...可是风险太大了,一不小心就一嘴玻璃渣。

把太太们切开,里面一定都是黑的...

太太说那句未说出口的话是“对不起”时我松了一口气...因为我特别怕那三个字是“该醒了”。

再结合茅太之前那个不可及...简直虐die


- 怎么?事到如今...我的亲兵终觉后悔了吗?可惜已经来不及了。

- 后悔?呵!

  事已至此,若不及时行乐...更待何时呢?

 

- 蔺晨...

- 嘘!不要说出来。

   我现在不想听见那三个字...


- 该醒了。


这么接下来也挺顺的是不是...

在我看来,与其说这是蔺晨与梅长苏的对话,倒不如说是蔺晨在梦里与自己的对话。

对蔺晨而言,梅长苏是一,琅琊阁是二,命中有一二足矣。虽然后来又多了飞流小拖油瓶。


可那个人化了百炼钢,断了绕指柔,诀别温柔乡,不入英雄冢。

骤然出现在他的轨迹里,然后又骤然消失,痕迹全无。

然而仅凭记忆里浮光掠影的一幕也足够把人日夜折磨。

情爱算个什么东西呢,做不得轮回台做不得盘中餐做不得手中剑做不得寒时衾,却偏偏能令人寤寐思服形销骨立。


佛法中有见思烦恼一说,分别曰见,贪爱曰思。

他本谪仙,若不是惑于见思又何苦如同凡夫俗子一般纠缠爱恨,平白滚了一身泥呢。

可那梦中人是心头魇,是他看不透的见思惑,渡不了的红尘劫。

情至此处,若只为一句知恩言谢便太生分。

他二人无需言语,自是懂得。

所以有了茅太笔下的及时行乐呐。

一晌贪欢,虽然他比谁都清楚那是梦,因为他心尖儿的那个人心念家国天下,来不及儿女情长。

只是他期盼这个梦太久,连潜意识里都产生了认知,生怕一开口提醒梦就醒了,只好强做不是强做不知。

别开口提醒,别戳破,就这样相拥而眠。

让他多梦得一刻是一刻,多梦得一时是一时罢,毕竟在梦里,不言家国天下,梅长苏就只是他一人的梅长苏。

而醒了之后天南地北山重水阔,独余他一个再无人相与。


所以我更怕那没说出口的三个字是“该醒了”。

怕宗主一开口便戳破了美梦。


“该醒了。醒了之后便把我忘了吧。”



一壶茅台:

军帐肉的最后一条。

那些非常火辣的肉被我吞了。

评论
热度(552)
  1. 令书城楼北九死犹歌 转载了此图片
© 令书城楼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