令书城楼北

*非粮食产出者,而是心怀对太太感恩的搬运工,致力于打造私人粮仓。转载前会在个人主页上确认能否允许转载,误转则删【如发现误转可以任何形式告诉我(私信、评论),置顶电脑端可能我看不到就忘了,很虚…】
*tag:伪装者默读初心,伪装者相关基本不拒,钟爱楼诚双毒。其余内容随机掉落,喜欢或有感会转。不感冒(仅是读不进去,别多想)杀戮秀,mxtx相关
入别圈初期会疯狂转粮,但本命一定长久搬运。一般换口味后一段时间只会转这一个tag下的粮,不喜刷屏可屏蔽tag【目前:底特律】,抱歉啦
*题材&设定:偏爱但不仅限be/反转多且合理/逻辑/社会/伦理哲学/时代正剧/刑侦社会派推理,身为原作党喜欢所有符合原世界观的内容。无cp洁癖,但abo、pwp不喜,ooc会翻看评论决定去留,各种au和狗血不会刻意去翻,但写的好的依旧会读,和原剧时代相似更好。总之越脱离原世界观越不感冒
*个人习惯:诈尸时只发感想不发文~不乏私货~一人乐~慎关~

【伪装者】明楼&王天风 对手戏对话全文及分析

阡陌花开:

将32-33集明楼&王天风唯一一场对手戏的对话全文尽录,供挖掘细节写文用。


楼:死间计划必须这么执行吗?

风:必须这样。

楼:没得商量?

风:我知道你背着我做了第二套方案,但是我不会执行。

楼:那你居然敢来见我。

风:你居然敢用这种口气跟我说话。

楼:(拍案而起)现在是你欠我的!

风:我欠你什么?

楼:你问过我吗?

风:(站起)我为什么要问你?我是在执行任务。

楼:可你带走的是我弟弟。

风:现在是战时,每天都在死人。你和我都可以死,唯独你兄弟不能死?!

楼:你混账!

风:你也混账!

楼:(打架)你还敢骂我!

风:骂得就是你!

诚:(和云一起冲进来)大哥别动手,有话好好说。

风:你兄弟害死我了!他炸毁了一船的走私货物还有鸦片!毁掉了一条军统的走私线路!

楼:徒弟是你自己挑的,学生是你自己教的,你活该!

云:你们就不能少说一句。

诚:有你说话的份儿?

云:也没你说话的份儿!

诚:看好你们家疯子!

云:你让毒蛇别乱咬!

风:你们俩什么意思!

楼:是啊!

风:要不然你们先打一架!

楼:你们俩先来!

风:看看,你们家的下人,都有高人一等的错觉。

楼:先管好你的人吧。

风:我记得阿诚会画画,画技总上不了档次,街头画家的水准。

楼:那也比你这个副官好,顶多拍拍三流小明星,算不上什么职业摄影师。

云:你,你们能不能有点长官的样。

诚:我觉得他说的对。

风:这话我爱听。我总算找到了一些安慰。

楼:你们出去。


楼:(坐下)你出的馊主意,经第三战区司令长官批准。你的阴谋得逞了。接下来,将有人去赴死。

风:(坐下)到底是谁赴死,还说不定呢。

楼:我差点忘了,你喜欢即兴发挥。

风:是啊,你还记得。我一贯自以为是,不听命令。我这个样子,也风光了几年。

楼:难道没有人告诉你,你撒泼的时候就像个女人,完全不讲道理吗?

风:你别指望能力强的人态度好。说实话,我也不喜欢在这种地方跟你见面,人模狗样地装上流社会。

楼:这里很安全。

风:上上下下都是汉奸走狗,当然安全。

楼:骂够了没有。

风:没有!

楼:我就知道,我们两个没有办法合作。

风:我的计划里原本就没有你,我没有必要跟你合作。

楼:你的计划里是没有我,但是你把我弟弟拉下了水。

风:我是把他拉下水了,但我也教会他怎么游泳!

楼:那我也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你把他淹死。

风:你想淹死自己?你可真伟大!

楼:(站起)你觉得我没有感情吗?你以为我冷血吗?(走近)我告诉你,从我回到这儿的第一天起,在我心里上海早已经不是家了,而是战场!我随时准备告别这个世界。但是我没想到,你把明台牵扯了进来。你应该知道,以他的脾气在军统里根本就呆不下去。就算他完成了所有的任务,早晚有一天他也会死在自己人的手里!这一点你比我看得更清楚!牺牲我一个还不够吗?你一定要他死吗?啊?(凑近)老子真想一刀一刀剐了你。

风:对不起。

楼:这不是你的风格。

风:破例一次,但不是为了你。

楼:我也应该对你说声,对不起。

风:我没空听你道歉。

楼:这个道歉,是为了你的忠诚。

风:做了这个计划,你不后悔吗?

楼:跟你一样,我从不后悔。

风:我之所以这么做,是需要有人,冲出一条血路。我知道你担心,死间计划,是不到最后一刻,谁都不知道是成功还是失败。

楼:我们的计划,只要抓住时机都有胜算。你到底怎么决定。

风:想让日本人相信这个计划,就必须要有果断的牺牲精神。你的计划,婆婆妈妈,拖泥带水,不值得考虑。

楼:那按你的计划,我拒绝合作。

风:你没必要跟我合作,你能够自保就行了。我的计划,保护了谁牺牲了谁,你自己心里清楚。军统和上海站都需要你,没有第二个人可以取代你。你这颗钉子,必须一直楔下去。

楼:我最后一次警告你,不准你胡来。

风:你不是说我是疯子吗,我这回疯给你看看。

楼:你就不怕死间计划,是一个错误的假设吗?

风:你怕了。

楼:你的赌注太大,你就不怕一输到底?

风:赌注越大,赢面就越大。

楼:你想不想跟我赌一局。

风:赌什么?

楼:你赢了,仍然按你的原计划实施。我赢了,指挥权归我。

诚:(推门而入)大哥,明台来了。

楼&风:谁叫他来的?!


台:大哥。

风:这位是?

楼:舍弟明台。明台,这位是王先生,从南京来,想跟新政府做点买卖。打个招呼。

台:王先生,您好。

风:你兄弟看上去人不错。

楼:我们家的孩子,个个安分守法。

风:令弟看上去温文尔雅,颇有儒将之风,你们明家的风水真好啊。

楼:那是。我们明家,家教严明,向来是养花养牡丹,养草是兰草。

风:我可就惨了。养花养成刺,养草成野草。

楼:明台,你来。坐。你替大哥打一局。要是赢了,要什么都行,你要是敢输——(对荷官)你下去吧,我来洗牌。

风:这恐怕不符合规矩吧。

楼:规矩是我定的,你在这就要听我的,所有人都要听我的。明白吗?

风:(点头)明白。

楼:其实,赌博不是我的强项。

风:对,你的强项是洗牌。

台:我大哥刚才输了吗?

风:你大哥也许成心想输。

台:想输就能输?那输也是赢了?

风:无论你大哥输还是赢,他都能找到合适的理由。

楼:明台,赌场如战场,别让咱们明家的声誉扫地。

风:说的好。赌场如战场,从来都是名师出高徒,我看好令弟。

楼:那是。要不说打虎亲兄弟,上阵父子兵呢。

风:废话少说,开始吧。


楼:两位谁先请?

台:王先生比我年长,您先来。

风:我跟你认识吗。

台:不认识,但您比我年长,我应该尊重您。

风:令弟,真讲理。

楼:礼多人不怪嘛。(发牌)王先生说话。

(风看底牌,扔筹码)

台:我跟。(放筹码)

风:不看底牌就跟。

台:事先就知道底牌,那多没意思。

(楼发牌)

风:牌面还是我大。你还不看底牌?

台:赌场如战场,形势瞬息万变,我就是喜欢,绝处逢生的感觉。

风:年轻人,就是爱冒险。不过,凭我的直觉,你赢不了。打牌靠的是技术,不单单是运气。(扔筹码)

台:不单单是运气,那还是有运气的成分了?我就赌自己,鸿运当头。(放筹码)‘

风:令弟的牌风很怪异,横冲直撞,一点不像你的风格。

楼:他原来不这样,从来都是稳扎稳打,步步为营。也不知道从哪个疯子那儿学了一些自以为是的本领,就开始变得以小博大,剑走偏锋

风:如果令弟今天赢了,你应该好好谢谢那个疯子。

楼:我们拭目以待。(发牌)

风:牌面还是我大。(扔筹码)

台:(放筹码)无论您押多少,我都跟。

(楼发牌,风看牌,台亮牌,风亮牌)

风:我不信你是同花顺。Showhand。

台:(推筹码)我跟。

风:亮底牌吧。(亮牌)Full house。

(台亮牌)

风:牌洗得真好。

楼:愿赌服输。

风:你的胃口大,我输得起。

楼:(点头)明台,你可以走了。

台:王先生再见。

风:年轻人,千万不要以为你赢了。

台:我知道。

楼:你知道?你知道什么?

台:输赢在一念之间,我赢了这局,还有下一局。

风:如果有下一局,年轻人,记着,一定要押到底。因为不到最后,你永远不知道那个洗牌的,会给你发一张什么牌。

台:(欲走又回身)我要订婚了。王先生,您能来吗?

风:当然。(嘴唇颤抖)祝你幸福。

台:谢谢。


楼:真没想到,我们经受了这么多的苦难,还要面对背叛。

风:我们只会被朋友背叛,敌人,是永远没有背叛和出卖的机会的。

楼:你是怎么想到这样的计划,你就不会为这样的结果感到恐惧吗?

风:(点头)只要结果是我想要的,无论它伤害到谁,我都会坚持做下去。这就是我跟你,最大的不同。

楼:我佩服你的勇气和毅力,即使你会伤害我。

风:你还好吧?

楼:不好。一直都不好。我就盼着有朝一日,谁能把我出卖了,把我拉出水面,让我正大光明地站出来,哪怕是站在刑场上,告诉天下人,我明楼不是汉奸。我是一个抗日者,是一个顶天立地的中国人。

风:这样的话你就可以永远活在我们心中了?(笑)别做梦了。很抱歉,选择了明台做死棋。

楼:他既然已经迈出了这一步,就应该已经做好了这种准备。

风:我还有别的方案,你需要我改变计划?

楼:我们可以死,其他人都可以死,唯独我兄弟不能死吗?

风:是我害了这孩子,早该料到的。

楼:这个计划,事关第三战区未来战役的成败。只有你去执行,我才能放心。

风:我一直相信你的判断。从今天起,我会换个地方呆着。

(诚、云进来)

诚:大哥,该走了。

风:走吧。别婆婆妈妈拖泥带水了。

楼:(起身走到门口)明台订婚,你真的会去参加吗?

风:当然。我要祝他幸福,哪怕幸福很短暂。明天,是他一生中最美好的时刻,我想在场。

楼:这之前,不要再露面了。

(风点头,楼伸手,风伸手相握)

风:抗战必胜。

楼:抗战必胜。


可挖掘的点:

明楼眼中的王天风就是一个“疯”,以小博大剑走偏锋,不听命令自以为是,但也勇敢坚韧、孤注一掷,为达结果不择手段。他信任他能把事情做成。

王天风眼中的明楼过于谨慎圆滑,但有极强的控制欲(在这要听我的)。他不屑于他N面间谍没有一面真实(人模狗样上流社会),但是信任他的决断,认可他不可取代的地位。明楼在他眼中或许还是个易心软的人(婆婆妈妈拖泥带水),会考虑连带损伤。

“你欠我的”:这里指的是绑架明台,不过也可以是个梗。

“你觉得我冷血/没有感情吗”:是个梗。王天风眼中明楼是条变色龙,没有真心,没有真话。当年王天风应该是感情更为明显外露的那个,也是更容易看清楚的那个。王天风应该会对明楼说,我看不懂你。

“早晚有一天会死在自己人手里,你比我更清楚”:是否两人搭档时被自己人坑过,是否就是明楼在法国救王天风(小说中提及)的那次?

“破例一次不是为你”:体现出王天风从没跟明楼说过对不起。

“我也该对你说对不起、为了你的忠诚”:是否这道歉就是为了导致当年两人最终分道扬镳的那件事?很可能是明楼误会怀疑过王天风的忠诚(卧底任务?恣意妄为到没有事先告知?)

“跟你一样,从不后悔”:是个梗。



评论
热度(395)
  1. 令书城楼北阡陌花开 转载了此文字
© 令书城楼北 | Powered by LOFTER